網絡信息生態危機與系統整合控制策略

周慶山

【網絡信息生態概述】

網絡的信息演化是人類信息演化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其特征是虛擬化空間的形成與發展,網絡虛擬世界越來越深入影響到人類的現實生活,甚至已經與人類的現實生活融為一體,塑造了一個生態化信息系統。

網絡信息生態系統是信息生態系統的一個發展形態,正如自然生態系統一樣,也由單一物種、集群、種群、群落等層次結構組成。[1]比如,網絡中存在著一般性網頁、網絡視頻、網絡博客、網絡BBS等,同時,網絡博客信息組成Blog信息集群,不同類型Blog信息集群構成Blog信息種群,同一生存環境下的各種不同種類的信息種群構成一個信息群落,而多個“信息群落”構成一個大的信息生態系統。

這個空間的生態系統具有特殊的功能和結構,信息網絡社區打破了傳統生態的時空限制,使信息社會的個體之間以及信息的生產與傳遞聯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個體之間無需直接接觸就可實現雙方信息溝通,群體活動的直接參與更加顯著,網絡信息生態環境對人類的影響也不斷提升。[2]

1983年,Peter Russell提出了“全球腦(global brain)”的概念。他認為,許多例證表明如果一個系統內部大量單元相互作用,可以使系統特性實現躍遷。如果系統內部單元數量達到100億,那么該系統的復雜性就將躍遷到類似人腦的水準。當時Russell認為,人類人口有可能達到100億,如果100億人通過通訊設施連接,“全球腦”即可形成。這個“全球腦”類似于人的大腦,會形成一個具有獨立運作能力的有機體,具有記憶、思考、反饋等諸多功能。[3]全球腦的形成與發展將對人類社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作為具有外在性與獨立性、而又對個人具有支配力的全球腦,網絡傳播系統將形成一個巨大社區,逐步形成超乎個人之上的網絡社會。在網絡社會中,每個人不論是否使用網絡傳播系統,不論如何使用網絡,都將受到網絡社會的巨大影響。個人不但受制于傳統社會的規范,更會受制于網絡社會的作用。[4]

較早把生態學與網絡發展相結合的人是曾以發表《賽伯空間獨立宣言》著名的網絡激進主義者約翰.巴婁(John Barlow),1995年,他提出了可以把網絡及其發展環境看作一個生態系統的觀點。但他并沒有對該問題做進一步的研究。[5]如同自然界物理空間各種物種的生態循環與進化發展一樣,網絡空間的各種信息形態在生態性循環與進化,同時也面臨著生物界的環境危機一樣的信息危機。

探討網絡信息生態的發展、挑戰與平衡策略具有重要的理論與實踐意義。媒介不再是各自獨立的傳播渠道,而成為一個縱橫交織的人類第二精神系統,這個系統的生態平衡在信息社會尤為重要,信息生態失調甚至惡化將會導致人類與信息環境的沖突日益尖銳,因此,我們在充分享受信息所帶來的巨大便利和效益時,也應清醒地認識到網絡信息的生態平衡問題。

【網絡信息的生態危機與生態平衡機制】

網絡空間在急劇膨脹和擴張的同時,也如同人類對自然環境的不斷開發和破壞一樣,出現生態危機,惡化的環境不僅危害信息社會良性運行和發展,也帶來政治、經濟、文化、法律和道德的失調和挑戰。因此,像人們保護大自然一樣,喚起人們對網絡生態系統的保護意識,規范人們的網絡行為,凈化網絡環境,維持網絡生態平衡,是非常有必要的。概括來說,互聯網的信息環境危機有四個方面的悖論性表現,即網絡信息自由與信息安全的矛盾日益突出、網絡信息泛濫與網絡信息不足的悖論、網絡信息公共性與網絡產權的矛盾、網絡虛擬化賽博空間與現實物質環境的沖突問題等。

結合相關研究,筆者認為,網絡生態的系統平衡需要具備以下條件:

1.整體協同性。網絡生態系統是社會大系統的一個子系統。每個國家、地區、組織機構內部的網絡系統都是一個局部的小系統。所以網絡生態平衡的整體性就是指社會大系統平衡和局部小系統生態平衡的協同和統一。[6]

2.開放性。網絡生態系統同生物生態系統一樣都是開放系統。這個系統與外界每天都進行著信息的輸入、輸出。網絡是現實世界的映像,大千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所出現的事物都會出現在網絡虛擬空間內。網絡信息來自于社會,所以網絡生態系統的平衡是一種開放性的動態平衡。

3.可控性。一切生態系統對于環境的干擾所帶來的影響和破壞都有一種自我調節、自我修復和自我延續的能力,我們把生態系統這種抵抗變化和保持平衡狀態的傾向稱為生態系統的穩定性狀態。網絡是典型的人工系統,而信息主體——人作為網絡生態系統中主體因子最活躍的因子,可以通過自身的控制、調節和發展來達到對網絡的合理利用。[7]

4.多元共存與有效循環。完備的信息生態鏈能維持信息生態系統的平衡, 保證信息的順利流轉, 提高信息利用的效率和效益, 促進信息社會和諧發展。[8] 因此,網絡信息生態系統只有保持其內部以及內部與外部之間穩定而有規則的資源流動與循環,才能維持其特定的結構和功能。如網絡信息的生產發布過程,經由網絡信息的采集、網絡信息的加工處理等過程到信息消費者的反饋與接受,然后再到網絡信息的采集,這便是一個資源循環的過程。這種循環觀還體現在網絡信息資源的流動上,網絡信息資源在傳播過程中還呈現逐級減少的態勢。[9]

5.結構平衡。在自然生態系統中,生物種群之間既相互并存和制約,也要相互協調,將各自的種群限制在一定的環境和數量,形成穩定的生態平衡系統。生態系統穩定性常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抗變穩定性(Resistant Stability),指的是生態系統抵抗干擾和保護自身結構和功能不受損傷的能力;另一類是彈性穩定性(Resilient Stability),是指生態系統被干擾、破壞后的恢復能力。[10] 這兩種穩定性相互對立,即具有高抵抗力穩定性生態系統,其恢復力的穩定性是低的,同一個系統一般不易同時發生這兩類穩定性。

【網絡信息系統整合控制策略】

網絡信息生態環境的惡化以及沖突的控制日益成為重要課題,很多學者提出應從網絡信息政策制定、立法規范、道德建設、技術過濾等加以規范,但是,單靠一個或幾個方面的對策是不夠的,一些對策無法解決權益之間的沖突,治標不治本。影響網絡信息生態活動的外部因素有自然因素、社會因素和個人因素等。對于網絡信息環境的管理,應根據網絡環境中每個獨立要素的變化及其對信息環境系統整體的影響來探索如何保證信息環境內部諸要素的協調以及信息環境整體與社會的均衡發展。

網絡信息科學管理的最終目標是建立健全平衡的傳播生態,隨著網絡媒體生態系統的發展,在外部環境因子的影響下,其內部各要素也在不斷發生變化,在此過程中生態性矛盾逐漸顯露出來。因此,應從系統整合的角度出發,對網絡信息系統生態實施系統控制,營造健康和諧的網絡生態。

在生態系統整合控制的過程中,生態平衡是指導全局的根本原則;在進行生態系統控制時,必須對網絡信息系統進行生態評價和規劃,這是控制的前提和基礎;系統控制策略中少不了生態調控的有關策略手段,這是生態系統控制的保障機制;只有對生態系統進行調節和控制才能夠保證系統整合得以順利的實施,使系統整合爭取達到最優化的狀態。[11]

生態調控是通過生態系統中主體因素的自我調控以及外部環境因素的外在調控進行的。生態系統內部具有一種自我調節的能力,以保持系統和組分的穩定,以及系統內部與外部的能量流動,這種平衡的調節依賴于系統主體的自我調節和控制、系統主體對外部生態環境的反應及自組織能力。對于網絡信息生態系統來說,其自我調控便是針對網絡信息系統的主體要素即網絡媒體和網絡用戶而言的,主要體現在自組織機制以及網絡用戶的自律機制等,而政府的外在控制機制以及市場機制的整合協調也是必要手段。

(一)網絡信息生態系統的自組織機制

自組織理論(Self-organizing Theory)是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興起的研究系統自組織現象、規律學說的一種集合。自組織即是系統自行、自我組織起來的過程或現象。協同學創始人哈肯對自組織下過一個經典定義:“如果系統在獲得空間的、時間的或功能的結構過程中,沒有外界的特定干預,我們便說系統是自組織的。這里的‘特定’一詞是指,那種結構和功能并非外界強加給系統的,而且外界是以非特定的方式作用于系統的。”[12]

王京山指出,[13] 網絡傳播系統整體是不自覺地按照自組織原理發展起來的。因特網就是一個不斷變化和演進的自組織信息系統,它過去和將來的運行和演化也將是一個自組織過程。因特網表現出來的復雜性和自組織狀態可以由系統范圍內不同的部分或空間的協作而表現出來。

網絡生態位是網絡傳播系統自組織演化的結果和標志。生態位(ecological niche)概念最初是從研究生物種間競爭關系中產生的,實驗研究與野外觀察證明,一個生態位只有一個物種,沒有兩個物種生活在同一生態位中,這就是格烏司原理。對網絡傳播系統而言,“網絡生態位”的含義包括以下幾個層次:第一是人類傳播網絡信息系統層面,它決定網絡信息系統的總體生態位,決定了網絡傳播在人類傳播領域的地位。第二個層面的生態位,其競爭發生在網絡傳播系統內部,是指作為信息生產者的網絡信息用戶和作為消費者的網絡信息用戶之間通過其間的競爭與協同,形成相對穩定的網絡信息傳播群體類型結構。第三個層次的生態位,其競爭發生在具體的網絡信息生產者群體或網絡信息消費者群體之內,引發具體的網絡用戶群體生態位的變動或均衡。最后是具體網絡信息生產者或消費者的生態位,這是同一網絡信息生產者或消費者群體內部通過競爭與協同形成的具體網絡用戶的“生態位”。[14] 網絡生態位的四個層次是網絡傳播系統通過內外各因素的相互作用形成的,是網絡傳播系統通過與社會環境的互動、通過系統內部各子系統的互動、通過網絡傳播系統各要素及具體網絡用戶的互動形成的動態穩定的結構及其相互關系。

在網絡信息源復雜適應系統這種大型的多主體的自組織系統中,管理的最佳方式必然是有序性與無序性彼此適中的結合。其中的有序性用以保證整體的協調性,無序性用以使得各個組成單元能夠在各個局部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地實現最佳可能性,從而達到整體功能最優。[15]

比如,在維基百科中,人性被設定為“初本善”,所以注冊用戶可以任意創建、修改、刪除頁面。在修正錯誤方面,維基力圖做到讓“更多的眼睛發現更多的錯誤”。一篇文章往往由上百人審查,而且是在不斷討論的基礎上接受檢閱。顯然,與權威校正不同,維基百科提出了一種新的質量保障方式:只要有足夠多的讀者關注,所有的條目問題都會最終被發現并得到糾正,大家最終會將一個文檔修改得更好,而不是更差。這種“真理越辯越明”的思想讓維基百科擁有了其“修訂版控制系統(RCS,Revision Control System)”來管理節點的內容, 用戶可以隨時找回以前的數據并對比。版本控制使多人協作成為可能,既可以保護內容不會丟失,又可以讓任何信息被任何人修改和刪除,由于系統會清除垃圾文字,最終剩下的就是最有意義的內容。[16] 維基百科的自組織運行機制運轉比較完善。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一項統計,一條隨便加入維基百科的不良信息會在平均1.7分鐘內被刪除;而據IBM的一個研究小組最近發現,維基百科遭遇的多數破壞活動5分鐘內就能修復。[17]

在自組織機制中,協同演化規律也是推進網絡生態進化的重要動力,網絡信息生態也像自然界生態那樣持續協同演化。發達國家在社會信息化方面研發利用較早,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比較全面,網絡普及率高;發展中國家社會信息化建設晚一步,發展相對落后,但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此過程中相互促進,較先進地區帶動了落后地區信息化發展,落后地區信息化發展又為先進地區的信息產品提供了廣闊的市場,從而推動了先進地區信息產業的發展,二者協同發展演進,完善了網絡技術的標準,促進了網絡硬件設施和軟件標準的升級換代。[18] 當然,這里需要強調的是,盡管協同演化是自組織機制的作用規律,但是協同演化也需要市場的推動和政府政策的推進,否則也無法實現演化的功能。

(二)網絡信息生態系統的自律機制

網絡信息系統在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定的數量比例、運作模式、功能結構和資源配置,這是一種生存狀態下的自發調節方式。但是當網絡信息系統生態發生危機時,便需要網絡媒體的有意識調節。如網絡信息污染、網絡信息安全等危機嚴重侵襲網絡信息系統生態環境并對網絡受眾造成使用、心理上的不良影響時,這時便需要網絡媒體和網絡用戶的自我調節及控制。僅僅通過一定的調節方式是不夠的,網絡信息傳播者的主體最終還是網絡媒體從業者和網絡用戶,他們是網絡信息傳播的主導者和實施者,為了保持健康的網絡空間,網絡媒體從業者和網絡受眾必須進行一定的自我控制,即所謂的自律機制。

自律的性質是非官方的控制手段,是一種非正式的社會控制方式,主要通過網絡用戶自我約束、群眾監督及網絡空間的每一個機構、組織恪守網絡準則來實現。它通過社會輿論、內心信念喚醒人們的良知、羞恥感,從而實現作為控制手段的功能。[19] 自律的基準便是所謂的網絡倫理原則,每個網絡信息傳播者的活動都必須恪守一定的網絡倫理道德底線,以網絡倫理準則來約束自己,堅持無害原則、公正原則、尊重原則、允許原則和可持續原則。同時,網絡媒體的自我控制還必須以一定的自律規范為準則,以自律技術為保障。

正如在西方一些國家施行的電視電影以及網絡游戲的分級制度一樣,網絡信息自律機制也需要建立網絡信息分級制度。袁文秀,余恒鑫認為,信息分級可以給用戶在查找利用信息時提供指導性信息。信息可按內容類別、重要性、保密程度、傳遞速度快慢等方面做標識。信息內容標識可以參照中國圖書館分類法。信息分級規則不能完全統一成一種標準,應該視各個機構、各個組織的具體情況而定。[20] 分級制度可以考慮通過互聯網協會來制定,可以將不同性質的網站進行區分,側重對于商業類型網站和針對未成年人網民的分級制度規范。

自律機制還需要建立自我評價以及引入第三方評價機制,生態評價是任何一個生態系統實施控制的前提,其生態評價是一個綜合指標,涉及到系統內生態、外生態各部分的有效指標制定。對網絡信息系統的生態評價,有助于從生態系統的角度,全面認識網絡信息系統、受眾、外部環境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等影響因子間的相互關系及其發展變化規律,為科學合理開發網絡信息系統資源,協調網絡信息系統的結構與功能提供依據。

自律機制中還有重要的部分就是制定網絡信息倫理守則,信息生態的建設需要倫理規范作為基本價值理念,而網絡信息生態則更需要相關倫理規范機制的調節與控制,其核心是倫理守則的制訂和實施。

(三)網絡信息生態系統的外部與內部之間的協調整合

網絡信息生態系統不僅是一個獨立的自組織系統,更是一個耗散結構的開放系統,它不能脫離外在環境即現實社會而孤立存在,必須從中吸取到更新更多的信息,網絡社會是作為現實社會的一個映象而出現的。因此,網絡信息系統要有適應網絡本身特點的地方,以完成網絡的自組織控制,又要兼顧現實社會,并接受現實社會的控制。這便是網絡媒體的自組織與他組織相統一的原則。同時也符合網絡信息系統生態的系統整合原則,將內生態系統的自組織模式與外生態系統的他組織方式整合統一起來,對系統進行整合控制。這才是解決網絡信息系統生態危機的最終出路。[21] 因此,在網絡信息生態系統實施自我調控手段的同時,有必要對網絡信息生態系統施以包括技術控制、政策控制手段的外在調控機制。

對網絡傳播生態危機的解決無疑有賴于技術的進步、資金的投入、帶寬的增加等手段。網絡安全中物理安全的目的是保護路由器、交換機、工作站、各種網絡服務器、打印機等硬件實體和通信鏈路免受自然災害、人為破壞和搭線竊聽攻擊;驗證用戶的身份和使用權限、防止用戶越權操作;確保網絡設備有一個良好的電磁兼容工作環境等等。網絡隔離的目的是根據功能、保密水平、安全水平等要求的差異將網絡進行分段隔離,對整個網絡的安全性有很多好處。可以實現更為細化的安全控制體系,將攻擊和入侵造成的威脅分別限制在較小的子網內,提高網絡整體的安全水平。路由器、虛擬局域網(VLAN) 、防火墻是當前主要的網絡分段手段。[22]

網絡信息系統是一個龐大復雜的系統,要想有效地實施管理,必須借助社會控制的力量,借助政府管理的手段。政策控制的主要內容包括對網絡法制體系的建立完善、協調網絡媒體資源的流動、加強對網絡媒體的行政監管、對網絡媒體發展的政策性引導、擴大本國經濟文化在網絡上的影響因子等內容[23]

從具體政策法規對互聯網經營的許可條件來看,它直接影響絕大多數互聯網相關企業的經營行為,鼓勵或禁止其進入互聯網市場。因此政策法規是影響互聯網發展的首要環境因素。中國政策法規將ISP視為電信增值業務,禁止一般企業進入,嚴格市場進入限制的結果卻是保護壟斷,一些有電信背景的互聯網企業在缺乏競爭的條件下建立,這個事實對后期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有相當大的影響。同期,ICP在缺乏法律約束的條件下大量發展,與ISP的電信壟斷形成鮮明的對照。[24]

通過政策來調控網絡信息系統生態、影響網絡傳媒的最終目的是建立和諧發展的網絡信息系統生態圈,使網絡信息生態系統內部形成一種有序結構的積極狀態,以符合社會系統發展的需要,達到網絡信息系統的內外平衡。因此,政府等各方力量介入網絡信息傳播領域、頒布制定相關政策法規時,應遵守適度性、合理性的原則。在市場經濟環境下,網絡傳媒和其它行業一樣,也是一個獨立的市場主體,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時候要有的放矢,針對存在的問題來研發對策,而不能代行市場功能,以至于挫傷網絡媒體的創新意識和積極性。

在制定政策時,需要首先對網絡信息生態系統進行整體規劃,生態規劃是以網絡信息系統-受眾-社會復合生態系統為規劃對象,以可持續發展的理論為基礎,以環境容量和承載力為依據,應用生態學的原理和系統科學的手段,遵循生態規律,辨識、確定生態系統內的各種復雜生態關系,從而提出建設網絡信息系統和諧平衡生態的優化方案。[25] 此外,政府要積極推進第三方評價、認證、裁決以及自組織協調等機制的建立,推進網絡政策的民主透明制定以及執行過程,推進網絡治理的網民公民主體意識提升、網絡公共性空間的建立與完善。

 

[1]趙需要.網絡信息生態系統評價指標體系構建研究.福州大學碩士論文.2008年2月

[2]盧朝. 淺析網絡信息生態[J]. 廣東商學院學報, 2002(S1):102-103

[3]蘇健華. 人工智慧、全球腦對人類與社會的沖擊(初論)[EB/OL]. [2009.05.10] http://mail.nhu.edu.tw/~society/e-j/15/15-13.htm

[4]王京山. 北京市教委課題“網絡傳播中的自組織現象及其規律研究”研究報告,2007年1月

[5]Aaron Foxx.Cyberspace activist views the Internet as part of ecosystem. http://archives.dailyuw.com/1995/110695/cyberact.html

[6]徐國虎.許芳.網絡生態平衡理論探討 [J];情報理論與實踐.2006(2)

[7]徐國虎.許芳.網絡生態平衡理論探討 [J];情報理論與實踐.2006(2):168-171

[8]婁策群.周承聰. 信息生態鏈概念、本質和類型. 圖書情報工作.2007(9):29-32

[9]邵培仁. 論媒介生態的五大觀念[J]. 新聞大學, 2001(4):20-22

[10]曹湊貴. 生態學概論[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257

[11]蔡箐.網絡媒體生態危機的系統控制策略研究[J]. 圖書與情報.2006(6) 30-35

[12]H. 哈肯.信息與自組織[M]. 成都: 四川教育出版社,1988:29

[13]王京山,北京市教委課題“網絡傳播中的自組織現象及其規律研究”研究報告,2007年1月

[14]王京山.北京市教委課題“網絡傳播中的自組織現象及其規律研究”研究報告.2007年1月

[15]孫麗曇. 網絡信息源的生態屬性及其應用研究[J].科技情報開發與經濟. 2007(18)

[16]王京山,王錦貴.關于建立網絡用戶學的思考.江蘇圖書館學報,2002(3)

[17]周慶山,王京山. 維基百科信息自組織模式探析[J]. 情報理論與實踐,2007(2):29-32

[18]袁文秀,余恒鑫.關于網絡信息生態的若干思考[J].情報科學,2005(1): 144-147

[19]張久珍. 網絡信息傳播的自律機制研究[M]. 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5:86

[20]袁文秀,余恒鑫.關于網絡信息生態的若干思考[J].情報科學,2005(1): 144-147

[21]蔡箐.網絡媒體生態危機的系統控制策略研究[J]. 圖書與情報.2006(6):30-35

[22]李麗蓉.談網絡生態危機[J]. 山西警官高等專科學校學報., 2002(6): 48

[23]黃寰. 網絡倫理危機及對策[M]. 北京:科學出版社,2003:294

[24]冰山. 借用生態學評說互聯網[OL]. 人民網http://www.people.com.cn/electric/201110/l08.html,2000-11-10

[25]崔保國. 公共政策變遷和媒介生態循環[OL]. http://www.cddc.net/shownews.asp?newsid=5106, 2006-04-15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

來源:《中國信息年鑒-2010》

 

【關閉本頁】

 
   
中秋节走势图